求描写丝绸的优美语句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丝绸是纺织品里的“贵族”,优裕而从容,不需要涂脂抹粉。它的品质就是它的招牌,一出生就耀眼一方。丝绸,让人联想到湖泊,微风,轻轻的海浪,团扇,茉莉,蝴蝶,潇湘馆的竹。丝绸应该属于古典女人,尤其应该属于东方女子。做一件长袖衬衫,做垂地的长裙,做披巾等等,幽雅,含蓄,内敛,可以衬托出东方女性的味道。正因为丝绸像女人,娇嫩的,不能粗暴,需要用心地服侍。

  织回文之重锦,艳倾国之妖质。鸣梭静夜,促杼春日,布叶宜疏,安花巧密。写庭葵而不欠,拟山鸟而能悉。绩缕嫌迟,颦蛾慕疾;乍离披而成段,或焕烂而成匹。言濯春流,鸣环乃出。於是近深沈,傍清 ;朱颜始映,珍箧方启。其始入也,疑芳树影落涧中;少将安焉,若晴霞色照潭底。夺五 长风未散,泫百花微雨新洗。尔乃曝林崖,出泉洞;迟日徐转,和风缓送。稍变回鸾,全分舞凤。戏蝶时远,娇莺欲弄。乘春景而方收,俟王正而入贡。懿其彩色足重,鲜明可嘉,青为禁柳,红作宫花。

  丝绸,从鲜活的生命里游离出来,蚕的冰清玉洁的生命,而后因缘际会来你身边,完成另一次破茧,从此偎着你,安静之中,知你心里许多的事情,也把她自己告诉你。丝绸,是低到了睫毛里去的语音,你没在听的时候,它就自己说给自己,神思渺远,没有阴影地孤单和美丽。

  骄阳里穿上丝绸,燥热便一路低了分贝地静下去。肌肤细滑,心境凉爽,神思清逸。这时候丝绸便如碧荷之上浮着的一脉清气,有绿的味道,水的味道,清早窗户洞开的味道,眼里油然沁出的欣喜的味道;便如惺忪间散开的发缕,又给你松松一握随意绾起的螺髻。

  这时候你就离开眼前到高高的山林去了,在露气湿润的石径上走了。丝绸随你趟进如水的风里,或许游离你的肌肤,以便用那么点距离,让你更轻快舒爽地呼吸,而她也沉浸于欢喜,轻轻飘逸。于是,你就这样地把自己走成一抹微云,回到一些失而复得的遥远而优美的情境。

  天凉的时候丝绸也会渐次褪去温婉的暖色,沉静如傍晚无人的水域,由着最轻的风从眼底拂到远处去,软软的样子像给装上了慢镜头。曾经的清空里再不见那朵云是否还抹在水底。当季节再往深里去,便兀自瘦成孤山幽馨的梅,清寒静寂。而其实她最凉的神情,也不过是有月亮的山里面那支悠远的箫。

  丝绸,淡出一些情愫,不必撑着油纸伞结着愁怨走进幽深的雨巷。目光舒坦,甚至毋需内敛,也绝不束缚。飘逸委婉,纯净淡然。她算不得妩媚,抑或也谈不上华丽。

  陪伴着你,可以富贵可以贫寒,可以高调亮丽,可以落寞沉寂。即使日子的一隅布满苍苔,即使置身幽暗,或被深锁柜底,也一定在磨花的旧铜镜里,在留声机尖细的嗓音里沉湎于自己。无关木格子窗外,弥漫着哪朝哪代、哪个季节的阳光或者湿冷的雨的气息,不沾人间烟火地颓唐和贵气。

  丝绸,可以是玻璃般浏亮的晨光,可以是水一样清泠的夜气;可以是秀发翩然的邻家女孩,可以是温暖安详的年迈的母亲。丝绸如雪,只属于女性,再温柔的先生眼里也蔓延不出丝一般的神情。如果她应邀向你递过手来,当永远也不会着力,只轻轻一碰,便滑落下去。因此把消磨这等粗砺的字眼用在丝绸身上定会让人满眼疼惜。可丝绸总要旧的,她也飘泊在风月里。旧了的丝绸,容颜也会黯淡,鬓发渐浮霜华。

  而当你为她扼腕的时候,她一定没有丝毫惆怅、太息的神情,只微微笑着对你,语气轻缓柔和:“那有什么关系呢?”所以很旧的丝绸还被我典藏,如今滑过腕间,依然贵气流畅。喜欢品味她脸庞漾过的岁月细腻的轻痕,希望有一天,我也是那样。

  有丝绸的日子,语气都只从目光里轻轻流露出来,飘在风里。于是蝉鸣般的烦燥一点点漫没到碧潭深处,波澜不惊。沉静之中,渐渐就感觉到了内心的某种蕴蓄开始涌动,那是一股冰清玉洁的浓稠,饱满得想要溢出来,与富含氧气的时空融合,与美好的生活融合,这样地,成就了丝。眼里这痕亮晶晶的丝,原来也可以从自己的生命里抽出来,由此织就丝绸的日子。

  云淡风清的丝绸啊,让人情不自禁想用她细腻委婉地、低低地呵护抚慰来到身边的日子和人,从此恬然安谧,忘了纷扰的过往,全身心地,回到流淌着丝绸的时光。

  水一样滑腻,烟一样轻软,云一样飘逸,如一幅水墨,在雨丝轻风的浸润下,方渲染得烟丝醉软的质感。织为云外秋雁行,染作江南春水色。像痴情仙子亭亭玉立在梨花丛中拂泪自怜楚楚动人的身影,像多情少年脉脉思念在夕阳河边苦苦凝望孤独寂寞的心灵。

  凄美忧怨的风景啊,月晚水滴回声空灵的依恋,雨夜怨魂长叹情切的缠绵。窈窕淑女,清水出芙蓉。何以不为这清韵典雅浮香,流连于都市古朴香醇。别具一格的民族服装,映衬了秋月春华。那一回眸,浅笑芬芳,秀色掩今古,荷花羞玉颜,在摩挲的身姿下轻舞飞扬。

  芊芊淑女,婀娜旗袍着身,曼妙多姿,笑颜如花绽,玉音婉转流,皎皎兮似轻云之蔽月,飘飘兮若回风之流雪。君不见那绫罗绸缎,艳之韵之,芸芸众神赞,飘飘仙子舞。美哉!

  隰桑有阿,其叶有难,既见君子,其乐如何。隰桑有阿,其叶有沃,既见君子,云何不乐。隰桑有阿,其叶有幽,既见君子,德音孔胶。心乎爱矣,遐不谓矣,中心藏之,何日忘之。

  展开全部丝绸是纺织品里的“贵族”,优裕而从容,不需要涂脂抹粉。它的品质就是它的招牌,一出生就耀眼一方。丝绸,让人联想到湖泊,微风,轻轻的海浪,团扇,茉莉,蝴蝶,潇湘馆的竹。丝绸应该属于古典女人,尤其应该属于东方女子。做一件长袖衬衫,做垂地的长裙,做披巾等等,幽雅,含蓄,内敛,可以衬托出东方女性的味道。正因为丝绸像女人,娇嫩的,不能粗暴,需要用心地服侍。

  织回文之重锦,艳倾国之妖质。鸣梭静夜,促杼春日,布叶宜疏,安花巧密。写庭葵而不欠,拟山鸟而能悉。绩缕嫌迟,颦蛾慕疾;乍离披而成段,或焕烂而成匹。言濯春流,鸣环乃出。於是近深沈,傍清 ;朱颜始映,珍箧方启。其始入也,疑芳树影落涧中;少将安焉,若晴霞色照潭底。夺五 长风未散,泫百花微雨新洗。尔乃曝林崖,出泉洞;迟日徐转,和风缓送。稍变回鸾,全分舞凤。戏蝶时远,娇莺欲弄。乘春景而方收,俟王正而入贡。懿其彩色足重,鲜明可嘉,青为禁柳,红作宫花。

  丝绸,从鲜活的生命里游离出来,蚕的冰清玉洁的生命,而后因缘际会来你身边,完成另一次破茧,从此偎着你,安静之中,知你心里许多的事情,也把她自己告诉你。丝绸,是低到了睫毛里去的语音,你没在听的时候,它就自己说给自己,神思渺远,没有阴影地孤单和美丽。

  骄阳里穿上丝绸,燥热便一路低了分贝地静下去。肌肤细滑,心境凉爽,神思清逸。这时候丝绸便如碧荷之上浮着的一脉清气,有绿的味道,水的味道,清早窗户洞开的味道,眼里油然沁出的欣喜的味道;便如惺忪间散开的发缕,又给你松松一握随意绾起的螺髻。

  这时候你就离开眼前到高高的山林去了,在露气湿润的石径上走了。丝绸随你趟进如水的风里,或许游离你的肌肤,以便用那么点距离,让你更轻快舒爽地呼吸,而她也沉浸于欢喜,轻轻飘逸。于是,你就这样地把自己走成一抹微云,回到一些失而复得的遥远而优美的情境。

  天凉的时候丝绸也会渐次褪去温婉的暖色,沉静如傍晚无人的水域,由着最轻的风从眼底拂到远处去,软软的样子像给装上了慢镜头。曾经的清空里再不见那朵云是否还抹在水底。当季节再往深里去,便兀自瘦成孤山幽馨的梅,清寒静寂。而其实她最凉的神情,也不过是有月亮的山里面那支悠远的箫。

  丝绸,淡出一些情愫,不必撑着油纸伞结着愁怨走进幽深的雨巷。目光舒坦,甚至毋需内敛,也绝不束缚。飘逸委婉,纯净淡然。她算不得妩媚,抑或也谈不上华丽。

  陪伴着你,可以富贵可以贫寒,可以高调亮丽,可以落寞沉寂。即使日子的一隅布满苍苔,即使置身幽暗,或被深锁柜底,也一定在磨花的旧铜镜里,在留声机尖细的嗓音里沉湎于自己。无关木格子窗外,弥漫着哪朝哪代、哪个季节的阳光或者湿冷的雨的气息,不沾人间烟火地颓唐和贵气。

  丝绸,可以是玻璃般浏亮的晨光,可以是水一样清泠的夜气;可以是秀发翩然的邻家女孩,可以是温暖安详的年迈的母亲。丝绸如雪,只属于女性,再温柔的先生眼里也蔓延不出丝一般的神情。如果她应邀向你递过手来,当永远也不会着力,只轻轻一碰,便滑落下去。因此把消磨这等粗砺的字眼用在丝绸身上定会让人满眼疼惜。可丝绸总要旧的,她也飘泊在风月里。旧了的丝绸,容颜也会黯淡,鬓发渐浮霜华。

  而当你为她扼腕的时候,她一定没有丝毫惆怅、太息的神情,只微微笑着对你,语气轻缓柔和:“那有什么关系呢?”所以很旧的丝绸还被我典藏,如今滑过腕间,依然贵气流畅。喜欢品味她脸庞漾过的岁月细腻的轻痕,希望有一天,我也是那样。

  有丝绸的日子,语气都只从目光里轻轻流露出来,飘在风里。于是蝉鸣般的烦燥一点点漫没到碧潭深处,波澜不惊。沉静之中,渐渐就感觉到了内心的某种蕴蓄开始涌动,那是一股冰清玉洁的浓稠,饱满得想要溢出来,与富含氧气的时空融合,与美好的生活融合,这样地,成就了丝。眼里这痕亮晶晶的丝,原来也可以从自己的生命里抽出来,由此织就丝绸的日子。

  云淡风清的丝绸啊,让人情不自禁想用她细腻委婉地、低低地呵护抚慰来到身边的日子和人,从此恬然安谧,忘了纷扰的过往,全身心地,回到流淌着丝绸的时光。

  水一样滑腻,烟一样轻软,云一样飘逸,如一幅水墨,在雨丝轻风的浸润下,方渲染得烟丝醉软的质感。织为云外秋雁行,染作江南春水色。像痴情仙子亭亭玉立在梨花丛中拂泪自怜楚楚动人的身影,像多情少年脉脉思念在夕阳河边苦苦凝望孤独寂寞的心灵。

  凄美忧怨的风景啊,月晚水滴回声空灵的依恋,雨夜怨魂长叹情切的缠绵。窈窕淑女,清水出芙蓉。何以不为这清韵典雅浮香,流连于都市古朴香醇。别具一格的民族服装,映衬了秋月春华。那一回眸,浅笑芬芳,秀色掩今古,荷花羞玉颜,在摩挲的身姿下轻舞飞扬。

  芊芊淑女,婀娜旗袍着身,曼妙多姿,笑颜如花绽,玉音婉转流,皎皎兮似轻云之蔽月,飘飘兮若回风之流雪。君不见那绫罗绸缎,艳之韵之,芸芸众神赞,飘飘仙子舞。美哉!